七乐彩走势图表新浪网
2019年01月02日

從兩輪到四輪,從短途到中長途,這條業務的反向擴張路徑顯示,哈啰出行正在變得越來越像滴滴。

12月27日晚間,哈啰出行方面知情人士向《中國企業家》確認,2018年9月左右,公司完成新一輪融資,由春華資本、螞蟻金服聯合領投,老股東繼續跟投,春華資本投資額超過螞蟻金服,此輪融資額在40億元人民幣左右。

 

據天眼查,這是哈啰出行的第13輪融資,歷次融資總額超過200億元人民幣。

 

《中國企業家》查詢資料發現,2017年4月28日,春華資本曾參與滴滴的第七輪(G輪)融資,當時滴滴的融資額度超過了150億美元。這意味著春華資本在同一個賽道,加注兩名玩家。不過與滴滴這個超級巨無霸相比,哈啰出行的量級不可同日而語。

 

另一條與哈啰出行有關的消息是,12月27日,哈啰出行平臺上線順風車頻道,正式對外招募順風車主,宣稱“48小時極速審核”“上億用戶不愁訂單”。



這對私家車主、乘客來說或許是個好消息。在冬至后的第五天,北京正迎來一年中最寒冷的時刻,網約車APP似乎集體失靈了。下班后,記者伸出凍僵的手指,用高德地圖一鍵預約了三種網約車,但5分鐘過去,沒有任何響應。

 

即便是在網約車云集的北京,打車難依舊是頑固的痛點。哈啰出行會給網約車帶來什么樣的沖擊?冰封四個月的順風車市場,是否會因此迎來解凍?

 

反向擴張四輪業務

 

這次哈啰推出順風車業務,正巧是在寒冬時節,單車用戶活躍度降到最低,不難理解,哈啰試圖通過連接司乘兩端,提高用戶使用頻次,并進一步滲透網約車市場。而順風車正是切入移動出行成本相對低廉且討巧的方式。

 

哈啰出行順風車信息平臺用戶協議稱,該平臺由成都哈拜網絡科技有限公司運營,依托哈啰出行平臺,撮合乘客、車主。成都哈拜注冊于12月19日,為哈啰出行旗下子公司。

 

對于車主而言,注冊哈啰出行順風車的流程很簡單,首先是與支付寶綁定,同意芝麻信用授權,之后上傳身份證、駕駛證、行駛證、車輛信息便可完成認證。車主必須有合法駕駛證,且駕齡在一年以上。

 

對于乘客最關心的安全風險問題,哈啰出行并沒有明確的表述,用戶協議顯示,事前的司機信息審查機制對司機行為約束力仍然有限,而乘車過程中也并沒有同步錄音的要求。平臺僅提示,一旦進行線下交易,平臺對乘客和車主無法提供保障,也不會協調處理二者之間產生的爭議。

 

此前,哈啰出行的業務線已經覆蓋了共享單車、共享助力車、出租車、專車、共享汽車等。10月19日,哈啰出行已在武漢、北京、杭州等全國81個城市上線出租車業務,運力來自嘀嗒出行的出租車,哈啰的順風車業務或可覆蓋上述城市。11月21日,哈啰出行接入首汽約車,在北京、上海、杭州、南京、合肥等全國60多個城市提供服務。

 

支付寶為哈啰出行提供了兩個入口:一是支付寶小程序“打車”入口,可以直接使用哈啰出行;二是共享單車入口,在共享單車泡沫集體破滅之際,這個入口幾乎成為了哈啰單車的專享渠道。

 

另據天眼查信息,哈啰出行近期還注冊了大牛汽車、大牛金融、大牛助力車、大牛電動車、大牛到家、大牛旅行、大牛物流、大牛單車等商標。這意味著,哈啰出行未來可能將從四輪汽車入手,連接金融、物流、旅行等產業鏈閉環。

 

從兩輪到四輪,從短途向中長途,這條業務的反向擴張路徑顯示,哈啰出行正在變得越來越像滴滴。

 

市場空白待填

 

順風車是網約車中的小眾業務,為何受到眾多網約車玩家的青睞?不可忽視的原因是,順風車最接近共享出行的本質和初衷,也能獲取更多車主信息、乘客數據。

 

滴滴順風車公開披露的數據顯示,截至2017年末,滴滴順風車注冊車主3000萬人,注冊乘客1.6億人,日均訂單200萬單,相比于滴滴2500萬的日訂單,占比僅為8%,提供的營收也十分有限。

 

今年8月27日,在兩起命案之后,滴滴宣布全國范圍內順風車業務無限期下線。當日稍晚,嘀嗒悄悄下線夜間(23:00-5:00)順風車業務,而此前一天高德宣布下線順風車業務。順風車玩家幾乎全軍覆沒。

 

11月28日,交通運輸部通報網約車順風車安全專項檢查結果稱,滴滴公司順風車產品存在重大安全隱患,交通部要求其在未完成安全隱患整改前繼續下架順風車業務。滴滴方面表示,將無限期下線整改順風車。

 

滴滴曾經占據順風車市場60%以上的份額,這次留下順風車市場空白。老二嘀嗒想要爭奪,卻心有余而力不足。依靠著資本的力量,阿里的加持,哈啰出行能在順風車領域順利奪回用戶心智嗎?

 

如果說單車和順風車是哈啰出行構筑的底層流量,如何找到盈利模式將會成為其越來越迫切的議題。哈啰出行聯合創始人、執行總裁李開逐近日接受AI財經社采訪時透露,哈啰的共享助力車領域已經做到行業第一并且開始盈利,單車在很多城市也實現了盈利。但這或許遠遠不夠。

 

哈啰出行自今年3月宣布免押金以來,將車輛丟失、損毀的壓力完全歸給自己,車輛制造、運營也是一筆不小的開支。

 

從單車切換到汽車,用戶群體未必完全重合。而從使用體驗來看,哈啰出行在北京很難叫到車,在補貼較少的情況下,吸引更多的用戶,并不是容易的事情。

 

互聯網出行歸根結底是流量和資本的生意,沒有規模就沒有效率。對哈啰出行而言,雖然面臨難得的時間窗口,但玩家甚眾,舊勢力盤踞,前面的路依然很長。

文 | 《中國企業家》記者 楊倩

編輯 | 馬吉英

頭圖攝影 | 程泉

七乐彩走势图表新浪网 管家婆王中王开奖王白小姐 北京pk赛车走势图下载 大乐走透最新走势图 今天河北11远5开走势图 3d今晚推荐什么号码 时时彩团队送28彩金 3d客哥说彩160 3d开机号试机号30期列表 上海时时票控 彩票历史查询器查几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