七乐彩走势图表新浪网
2019年01月17日

前段時間,《生命3.0》這本書在人工智能界引起了轟動,搜狗公司CEO王小川的讀后感是,人和機器怎么分工是當下最重要的問題,涉及到對人本身的理解、對技術的理解。


他認為,人工智能和生命要結合在一塊探討,找到生命跟智能之間的關系,這是每個人都需要去理解的。


在人工智能發展的背景下,人類的命運會如何?王小川覺得,最有可能發生的是機器幫助人類解決了一些不擅長、不喜歡、低級的事情,使我們的生活變得更好。“我更希望的是人跟技術協同進化,我更愿意把技術看作是一種泛生命力,不是咱們講的實體的復制,而是它自己跟人處于更和諧的狀態,我現在對技術是有好感的,希望技術能夠像生命一樣成長起來,跟人在自然中形成完整的整體,就像今天看到的空氣、樹木、草或者其他動物一樣的,跟我們形成更大的生態圈,這是我希望看到的未來。”


搜狗未來在AI


過去十五年,王小川對于未來的預見能力,在以下三件事上得到了印證。


“第一件事是,組建搜狐研發中心,他帶領12個清華奧賽集訓隊的大學兼職生只用了11個月就研發出了搜狗搜索引擎,形成了能力、動力都超強的技術團隊,這是搜狗發家的地方,建立了技術的助推力;第二件事情是2006年搜狗推出了搜狗輸入法,后來輸入法成為了國民輸入法,深受億萬網民喜愛,并被公認為中文信息化的重大突破;第三件事情是2008年,我們開始推出瀏覽器,發明的“輸入法-瀏覽器-搜索”三級火箭模式,成為了搜索行業追趕破局的唯一成功模式。”他坦言,這是他創辦搜狗以來做得最對的三件事。2017年11月9日,搜狗在紐約證券交易所掛牌上市,成為中國赴美上市的AI第一股,市值達到50.96億美元。


關于未來,他把重點放在了AI上。搜狗招股書中曾90次提到AI。繼“三級火箭”模式后,人工智能成為搜狗押寶未來的主要業務之一。


為什么要做人工智能?王小川曾多次表示,從戰略層面分析:“未來的顛覆性技術力量是人工智能。全球科技界和市場的風向也進一步證實,人工智能是未來的趨勢。而人工智能桂冠上的明珠是對語言的處理,這是人工智能里最難突破也最有價值的部分。”


業務層面,搜狗一直將語言作為核心,對此王小川稱,輸入法本身幫用戶打交道,搜索幫用戶獲取信息,搜狗一直以語言為核心,也已變成了搜狗的優勢所在。但在人工智能技術大勢崛起的背景下,王小川并不認可所謂“搜狗轉型AI”的說法,他稱,搜索本身就是以AI為核心的——包括大數據、計算力、新的算法等,只不過是AI技術的加持下,新算法對語音圖像有了明顯的提升。


他提到,搜狗具備人工智能基因,同時具備算法、數據、應用場景的支持。“在數據和應用場景兩方面,搜狗憑借多年業務積累,擁有了大量數據和豐富的應用場景。搜狗移動搜索用戶數5.45億;搜狗輸入法平均每日輸入漢字900億字,截止2018年9月底搜狗輸入法日活躍用戶數達到4.05億,日均語音請求峰值達5億。”


如果說搜索業務是搜狗主要收入來源,以“語言”為核心的AI是其新的增長引擎。


2018年1月,搜狗發布了搭載機器翻譯技術的智能硬件“搜狗翻譯寶”與“搜狗錄音翻譯筆”,“搜狗翻譯寶”是搜狗AI戰略落地的首款硬件產品。王小川指出,搜狗升級最核心的點在于,讓AI技術不只滿足現有產品,而是有更多機會找出新物種,例如新的智能硬件等。

 

“我們信息時代講的是跨越時間、空間甚至意識形態、思想的交流。之前做輸入法,人的表達更信息化,做搜索引擎,全球的思考我能搜索到。搜狗本來干的活就是讓信息流動起來。今天的機會是,這種流動不僅局限在母語中文上,而是讓信息能夠從中國流向全球,全球的信息流動到中國。包括我們做搜索引擎,今天能夠用中文搜索全球的信息,用中文做閱讀,這個是我認為國內公司需要做的事。我們是非常有使命地去做翻譯這件事情的,我認為跟無人駕駛相比,它的性感點在對語言的使用。”王小川如此解釋搜狗在AI翻譯上的使命感。


人類會適應技術進步


11月12日,關于未來,關于人工智能,王小川與易寶支付聯合創始人余晨有一次精彩對話,以下是節選:

余晨:前段時間,《生命3.0》這本書在人工智能界引起了轟動,你印象最深的是什么?


王小川:我印象比較深的是大家會特別擔心機器一下子把人給取代了。對于人和機器怎么分工,這是當下最重要的問題,涉及到對人本身的理解、對技術的理解。探討人工智能和探討生命要結合在一塊,找到人和生命之間的或者生命跟智能之間的關系,這是每個人都需要去理解的。

 

余晨:現在人們對人工智能有兩種觀點,一派是以馬斯克為代表,覺得人工智能的出現可能對人類生存產生威脅;另外一派是比較樂觀的看法,以扎克伯格為代表,他認為人工智能作為科技,未來是造福人類的。這兩大陣營,你會選哪個陣營,或者你認為問題本身是否問得不恰當?


王小川:深度接觸、理解他們的底層思考,馬斯克是比較極端的。還有一個人是拍過《西部世界》的編劇諾蘭,這個劇他是制片。我跟他們聊,他們想法悲觀,就是很泛泛的,不僅對人工智能悲觀,對整個技術也是很悲觀的,覺得技術本身影響到人。


但我自己是站在偏更樂觀的一方。人工智能到現在并不能說自己發展出思考,發展出創造性,在大數據當中去模仿人,這樣的一種智能離人的創造力是很遠的,沒有任何挑戰的問題。即便往后走,真的有創造性,但一個生命還是很遠的,它自己沒有對抗環境,讓自己反脆弱的能力,所以我們不用認為機器會把人干掉,今天的技術離這樣的預期還很遠,沒有找到具體路徑,這是我們的一種想象。

 

余晨:你認為人工智能發展起來后可能帶來哪些影響,我們怎么去應對?


王小川:技術的進步遠遠沒有我們想得這么快,它可能需要更漫長的時間,需要一代人去努力。這種情況里,人類會適應這種事情。


我們關心的應該是中國跟美國競爭時,怎么讓下一代能得到好的教育,在新的時代到來之后,我們的整體精神面貌得到提升,這是我們的教育和職業發展做一些培訓的方式的變化,這是我們要考慮的問題。著眼于我們這代人直接被消滅掉了,我認為是把這兩個問題搞混了。

 

余晨:面對這樣的未來,我們需要什么樣的教育?比如像《生命3.0》講的,他認為人工智能在美國今天的發展得益于60年代斯坦福的教育,你覺得面向未來幾十年,我們下一代應該有什么樣的教育才能夠更好,才真的不會被替代掉?


王小川:中國以前的教育很大一部分優點是讓我們去刷題,很多學生都是在素質教育里來回地刷題,得到了一種能力上的提升。刷題帶來的記憶力提升或者對因果關系強的關聯,很有可能正好是人工智能擅長的,人工智能今天的大數據就是刷題了,這可能對我們教育會有新的要求。


我認為未來倒推過來,以后人類存在兩類工作,一類是做創造性的事情,這類事情是機器難以取代的。比如,真正的藝術或者其他思考性的事情,不是重復性的腦力輸出,這件事情還有很大的空間。另一部分跟這個相關,但更直觀,機器的代入感,不是躲在技術背后,機器干涉不了我的職業,而是幫助技術提升,幫助機器帶來更大能力去做新的分工,這能力我不能躲,我躲之后,最后發現被其他國家侵占了這樣的市場,所以既需要我們做一部分機器力所不能及的事,另外也要培養更多懂得操控機器的人,懂得讓這種技術得到更快發展的人。

 

希望人工智能和人協同進化


余晨:工業革命機器取代的是藍領的工作,現在很多白領擔心,技能性的工作,包括像律師、人力很多工作,有可能被人工智能所取代。


王小川:舉個例子,就像保姆,很難取代的。反而是不用真正用腦子重復做事的,可以取代掉。像我們搜狗最近剛剛跟新華社推出的AI合成主播,這次相當轟動,很多主持人或者媒體覺得自己可能會被變革掉。我們反復聲明,現在的技術不是取代了主持人的創作能力、應變能力、提問和中間使氣氛能夠變得更好的能力,它只是取締讀稿子這件事情,稿子還是人寫的,這個寫的過程很有創作性,只是中間把讀稿子的環節取代掉。讀稿子算是白領工作嗎?確實不是。


你的工作越有技術含量,越是來自于你的創造力和思考,機器就越難取代,在我們定義白領這個詞的時候,中間也摻雜了好多定義不精確的東西。

 

余晨:在你看來,未來幾十年,中國在人工智能領域的優勢表現在什么地方?


王小川:人工智能在今天稱為數據智能,中國的互聯網發展帶來了信息化這波浪潮,我們趕上了,因此在數據方面我們是足夠充分的。


剩下的算法,原始算法研究就是不斷地突破,不單單是中國,特別是美國。還好今天全球對知識是共享的,他們有這樣一篇論文出來,這種知識轉成論文,我們很快能夠學習到,這里會有幾個月的時間差,但還好我們能夠跟上。


今天主流人工智能做應用的公司,做得不錯的,你問他們底層的算法,我相信無一例外都是美國研發,我們現在也知道,在全球文明基礎上發展我們自己的應用,我們基礎的科研能力是不足的,這個環境沒有大的變化時,我們可能是保持領先的。假設出現了文明發生新的形態,科研成果沒有進入全球的共享,可能會帶來非常大的災難。

 

余晨:在你看來,哪些領域能更新地用到人工智能?


王小川:今天分成兩大領域來看,一部分是基于數據產生商業智能,剛才提到的金融是最典型的,第一數據結構化,數據量最大,而且離錢最近,每一點人工智能的投入,這方面有直接的商業利益,在這里面,更多的商業,我們的企業在信息化之后,開始產生商業智能,這是大的領域,金融是第一條。


另外的方向是隨著技術的發展,在人機交互界面當中,尤其是感知當中,像圖像、語音突破不了,因此會帶來新的人機交互界面,有些需要人去感知這個世界的地方,機器可能會做取代。以前輸入的時候,最早用的五筆輸入法,今天開始走向語音,甚至走向表情肢體機器都能學會,機器更懂人,人用機器語言跟它溝通,最早用子彈打孔,到命令行,到今天機器仿人一樣的人機交流。

 

余晨:如果真的把意識研究清楚,有可能腦電波想一下就可以了。


王小川:對,在這里面人機交互上,機器是向人看齊,人被解放出來,做一些更加自然的方式,讓機器能夠理解你的表達,機器在圖像、語音和人機交互上會有一波進步。

 

余晨:《生命3.0》這本書,在人工智能發展前提下,人類有12種命運,大致包括人類滅亡、人被機器所取代、人被機器所統治、反過來人統治機器,你認為哪一種可能是最有可能發生的,或者你最希望哪種發生?


王小川:有兩種,最有可能發生的是機器幫助人解決了一些不擅長、不喜歡、低級的事情,使我們生活改善。我更希望的是人跟技術協同進化,我更愿意把技術看作是一種泛生命力,不是咱們講的實體的復制,而是跟人處于更和諧的狀態。我現在對技術是有好感的,希望技術能夠像生命一樣成長起來,跟人在自然中形成完整的整體,就像今天看到的空氣、樹木、草或者其他動物一樣的,跟我們形成更大的生態圈,這是我希望看到的未來。

 

余晨:所以你希望看到的是人工智能跟人的協同進化,共生關系,而不是說誰取代誰?


王小川:對,不希望人壓迫技術。

文 | 《中國企業家》記者 張永迪

編輯 | 林文龍   攝影 | 王攀

七乐彩走势图表新浪网 双式投注怎么算 一分快三大小单双出号规律 领航pk10计划软件 51pk10在线计划全天免费 北京快车pk10官方网站 快速时时的套路 黑龙江时时开奖结果查询结果 麻将十赌九赢的小秘方 扑克21点要牌技巧 pt平台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