七乐彩走势图表新浪网
2019年02月17日

四線城市的互聯網創業者們,管張小龍叫“祖師爺”。

文丨《中國企業家》記者  王玄璇

編輯丨馬吉英

頭圖攝影丨王玄璇

大年初三,南昌699文化創意園格外空蕩、安靜,我和老哈從阿里巴巴電子商務大樓后門,進了他的辦公室。4年前認識老哈時,他剛開始創業,做了一個以圖片社交為核心的本地生活社區,如今這一APP早已不再更新,公司兩次面臨解散,幾經轉型后,形成現在廣告營銷與本地生活導購兩大主營業務。

 

老哈擺開茶具,邊燒水邊說,早期對APP的執念是他最大的失誤。這一APP倡導“發現好的生活方式”,由團隊編輯和用戶上傳店鋪的圖文及推薦理由。2015年秋天,已經有不少熱愛生活的年輕人在這上面分享吃喝玩樂的好去處,發照片、定位、打標簽,或進行進一步社交。

 

但實際上公司那時沒有任何盈利模式,讓商家進行付費推廣或傭金分成的預想難以實現。“當時不是做APP的好時機,商家都會上線美團,但不愿意為一家本地的APP買單。而在南昌這個‘3.5線’城市,白領不多,很難像上海的YHOUSE做得那么大。”


午后科技辦公室的局部。攝影:王玄璇


當啟動資金見底,項目難以為繼,老哈發了一條朋友圈:項目沒錢了,準備解散團隊回家過年。幾名企業家朋友看到這條朋友圈,對他說“別不做了,我來投資”。這筆投資讓團隊活了下來,老哈馬上給老家的媽媽打了個電話:“我先不回去了,公司還能繼續做。”

 

拿到融資之后,項目得以繼續運營,但盈利問題仍然沒有解決。當越來越多喜歡拍照、曬圖與探索新店的文藝女青年被吸引而來時,一位投資人提醒老哈,你會被她們“害死”。后來老哈反思,“因為你會沉浸在自己塑造的這件事中,還覺得自己真的不錯,但其實這群用戶不是真正的消費者。她們挑剔,而且不會為你買單。”

 

老哈自嘲“在情懷這件事上吃了很多虧”,看了太多關于旅游、人文的書,堅持做一個內容精良的APP,但對商業價值缺乏思考。對APP的堅持也讓團隊錯過了運營微信公號的最佳時間。在項目上線前,已經通過相關微信公號積累了不少粉絲,但團隊沒有大力探索微信公號的商業化,而是把微信作為一個內容輸出與積累用戶的途徑。

 

又堅持了一年,融來的錢再次難以為繼,公司面臨第二次解散。“我們為什么不試試自己養活自己?”有幾個員工提出來。活下來,成為團隊最重要的目標。結合自身的內容及營銷優勢,老哈決定轉型做廣告策劃。2017、2018年兩年時間,老哈和他的團隊為麥當勞、滴滴、OPPO、vivo等公司策劃了多場營銷活動,實現了盈利。

 

老哈不愿意放棄對內容的追求,在依靠廣告營銷活下來的同時,團隊繼續運營微信公眾號,分享關于城市、生活的方方面面。公眾號變成一個承載團隊情懷的東西,有次為了寫一篇關于火車站的文章,負責人員搜集資料、實地探訪,前后花了近一個月時間。


午后科技所在的“阿里巴巴電子商務”辦公樓。攝影:王玄璇

 

“好玩”是掛在老哈嘴邊的一個詞:寫一些好玩的文章,做一些好玩的策劃。在南昌街頭,經常有阿姨端著大盆賣涼拌藕片,團隊就做了一個項目,為一些十幾年都在某個地方賣藕片的阿姨重新設計LOGO及攤位風格。這些好玩的策劃為找來大公司合作奠定了基礎,“與大公司合作,他們不期待我們能帶來多少流量,重要的是我們玩出些不一樣的東西。比如滴滴的推廣,我們策劃了一個面向兒童的滴滴駕校,很多小孩買票來‘考’科目一、二、三。”

 

廣告讓公司活了下來,但老哈仍然想做本地生活服務。微信小程序的誕生讓他感覺“熬到頭了”——小程序打開了老哈做本地生活服務的大門。

 

早在小程序出來不久之后,團隊便做了一個叫“晚安計劃”的小程序,每個人睡前可以發一段語音,自己聽或者別人聽。做完后團隊就沒有管這事了,一段時間后再看,竟然有不少用戶在用。由于團隊當時的首要目標是通過廣告活下去,就沒有在這個小程序上費更大功夫。

 

2018年5月,公司上線了電商小程序,售賣精選店鋪的團購套餐。小程序項目上線最初一個月,老哈停止了廣告業務,團隊30多人全撲到這一項目上。通過老熟人,老哈拿到部分店鋪的優惠價格進行售賣,打出了包括自助餐在內的幾個爆款項目。“有的店剛開店時和我們合作,虧錢賣了幾千份套餐,吸引來用戶后,第一個月虧的錢沒多久就賺回來了。”有時候商家不愿意合作,公司就先花錢買下這些套餐,再銷售出去。第一個月的銷售目標達到了預期,團隊在確定這件事能做之后,又慢慢撿起了以前的廣告業務,兩條腿走路。

 

和老哈一樣,各城市的區域互聯網創業者每年會聚在一起開兩次會。小程序是最近幾次會議的重點內容,他們管張小龍叫“祖師爺”。“小程序還有很大的空間可以挖掘,至少有三五年周期值得去拼一下。如果在本地把品牌塑造起來,做電商、內容、分類信息,影響力就會很大。”老哈也承認,本地服務要復制到外地很難,聚攏本地資源是首要任務。

 

老哈來南昌上大學,在南昌生活了十幾年。他大學的專業是電子商務,“當時這個專業剛起來,聽著名字覺得很厲害”。畢業后,老哈加入了提供本地消費信息服務的南昌地寶網,干了五年后選擇離開。

 

之前在地寶網的一次投資合作中,老哈與我的高中同學小熊成為了好友,90后小熊的學習能力和知識體系讓85后的老哈感到驚訝,他半開玩笑地說,在本地做這行的人都是“土包子”,很多公司死于粗暴的管理方式。他喜歡“終身成長”這一概念,去混沌大學學習。他和我分享梁寧的文章,告訴我要形成自己的認識。對于羅輯思維等知識付費類應用,老哈覺得“太碎片化,需要系統性學習一些東西”。

 

在699創意園內,老哈帶我看他們經常舉辦活動的一個廣場。在創業氛圍并不濃厚的南昌,這個坐落在老城區的創意園就像是北京798的一個縮小版。文化、食品、互聯網公司都有,幾座高樓被標上BAT的名字。老哈2019年的計劃是再招些人,繼續現在的業務,并重啟夭折的社區項目。在情懷上栽了跟頭的老哈說,自己現在成長了很多,不再那么固執,經常覺得昨天的決定是錯的,走岔了也不要緊,還是這群人,及時調整就好。


七乐彩走势图表新浪网 北京快乐8大小预测网 到底有没有北京时时 福建快三推荐号 北单最快开奖 福建体彩11选五爱彩乐 重庆市幸运农场遗漏图 内蒙古时时奖金对照表 中彩网双色球综合走势图原因 山东快乐扑克3官网 天津时时360